经营“中央厨房”下沉“道阻且长”

(原标题:经营“中央厨房”,下沉“道阻且长”)

随着互联网技术改变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方式,技术变迁赋予各个行业更多的可能性。细化到教育领域后,在互联网赋予的丰富可能背后,引发的是喋喋不休的争论:教育业务是To C好经营还是To B好经营?

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北京在全国率先探索自动驾驶测试的管理机制,设立北京市自动驾驶测试管理联席工作小组,实现政府跨部门协作,支持自动驾驶产业创新。继2017年发布全国首套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管理政策后,持续推进自动驾驶测试工作。

今年11月末,高思教育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公司更名为“爱学习集团”。原本To B业务事业部——爱学习,一跃成为集团的主体名称。而“高思教育”则作为To C业务事业部,继续服务北京地区C端用户。

须佶成曾多次公开指出,爱学习的模式是S2b2C模式,而且也将是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的主要产品模式。相较于传统的B2B模式,S2b2C模式类似于“中央厨房”的概念,其提供标准的教学产品、教学工具,赋能给地方性教育机构。

在To C的赛道上,已经跑出了新东方、好未来两家教育龙头,且都获得了百亿美元的市值,已证明这一路径可以成功。

没有技术支撑的前提下,教育对人的依赖会越来越重。对人越依赖,就越加剧教育资源不平衡。所以,如何将教学进行解构,提供更多的支撑,给行业带来更多的优惠,是摆在教育机构面前的一大难题,也是契机。所以,高思教育选择进入To B领域。

WADA独立合规审查委员会11月底以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为由,提议在国际重大赛事上对俄罗斯禁赛四年。12月9日这一提议将提交给WADA执行委员会讨论。如提议获通过,那些没有使用兴奋剂历史的俄罗斯运动员将参照平昌冬奥会的做法,在未来四年以中立身份参与国际重大赛事。此外,该提议还禁止俄罗斯在四年内主办大型体育赛事,除非在法律上或实际操作上无法实现,俄罗斯已经获得主办权的大型赛事也将移至其他国家举办。

未来,To B业务还是会属于头部机构。只不过地方性的龙头机构需要的更多是全国性To B机构所提供的教研、管理板块的内容,至于服务它自己就会想方设法做到极致。也就是说,未来是一场供应链端比拼数字化、AI化,线下比拼服务质量的OMO时代。

对于公司更名,在12月初的一次采访中,“爱学习教育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须佶成表示,自2015年爱学习业务正式上线以来,经过4年多的发展,公司To B业务收入已在今年超过了To C业务。同时,由于To C业务“高思教育”在北京当地具有一定影响力,容易使用户对公司主营业务造成混淆。为了进行品牌区分,所以公司将最主要的事业部“爱学习”地位提升,变成集团定位。

朴新教育联合创始人、环球少儿总裁张诗童则对我们指出,OMO从一线业务的落地情况看,线下老师如果定义为主讲老师,他更需要工具;如果定义为辅导老师,双师的AI化和定制化是关键,即供应链的数字化重要性要大于需求端的数字化。当然在5G到来之后,生产工具的提升,也会加速双师发展的进程。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开放40平方公里区域作为自动驾驶车辆测试区,共计111条道路,总里程322.46公里。除学校、医院、写字楼集中的路段未开放,基本实现了全区域开放,这也是北京第一次开放自动驾驶车辆测试区域。

既然做中央厨房的模式,那为什么不是传统的龙头新东方和好未来做得最大呢?想要通过中央厨房模式跑通下沉市场,爱学习集团凭什么?

摄影/本报记者 黄亮

梅德韦杰夫指出,俄罗斯存在兴奋剂问题,这在现代体育发展的趋势中是不可接受的,俄方将继续致力于打击兴奋剂。他还说,其他国家存在同样的问题,但只有俄罗斯被责罚,显然这与政治局势相关。

在他看来:“对地方性中小机构来说,其需要的更多是包含教研、管理、服务等打包好的一整套解决方案。但服务板块的内容,很难通过标准化产品落地。所以中央厨房想要真正地实现三四五线城市的下沉,似乎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对新东方和好未来的城市下沉策略,须佶成认为,其服务于C端的下沉策略是从高往低扩散,呈金字塔结构。对爱学习而言,其选择的S2b2C模式则呈三角结构,S端、B端、C端三者之间是共生关系。同时,因为不需要建立教学点,使得模式相对较轻。

据北京智能车联产业创新中心副总经理吴琼,此次北京市自动驾驶测试管理联席工作小组向百度公司40辆车颁发了自动驾驶载人测试的相关资质,标志着北京自动驾驶从测试阶段到商业化运营阶段发展。

目前,按照北京自动驾驶相关规定,自动驾驶车辆安全驾驶里程得到10万公里可进行载人测试,但相关测试人员必须是自动驾驶企业员工。在车辆安全驾驶里程达到50万公里时,自动驾驶公司可面向公众招募测试志愿者。

但在To B的路径上,目前看来似乎还没有跑出龙头企业。对走To B路线的教育企业来说,近年来声量颇大的高思教育(现已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似乎有一定的样本意义。

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对蓝鲸教育表示,对于地方性机构而言,如果在纯粹做To B的机构,和新东方、好未来这样的龙头机构间做选择的话;因纯粹做To B的产品与地方性机构不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所以假若两方提供的教研产品、管理工具差异不大的情况下,地方性机构选择前者的心理成本或许会更低一些。

中小机构:你怎么知道我愿意被帮助?

爱学习集团联合创始人、总裁李川曾在接受蓝鲸教育采访时表示:“从机会上看,教育的本质是服务行业,是供给侧需求非常强的行业。”其指出,对占市场体量接近97%的中小型教育机构来讲,后台技术、教研的需求非常大。同时,“教师是一种自身价值与工作年限呈现强正相关的职业”,李川表示,“教学过程中,教师的经验累积起到决定性作用。而在技术大变革的背景下,教师职业被改造的部分还很低”。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尽管车辆上驾驶位和副驾驶位均有人,但人员并不需要进行操作,只需要随时关注车辆的状况即可。

另一方面,下沉市场的家长在选择教育机构时,公立校教师、当地口碑、交通情况、提分效果的考虑权重更大。相对而言,大机构的品牌优势、教研优势,在三四五线城市的家长眼中,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其所能转化的成果相对有限。

截至2019年12月,北京已开放自动驾驶测试道路151条,共计503.68公里,道路长度全国第一。目前,北京已为13家自动驾驶企业77辆车辆发放了道路测试牌照,服务规模全国第一。安全测试里程超过100万公里,测试里程全国领先。

梅德韦杰夫表示,制裁运动员对俄罗斯来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俄罗斯体育部及相关部门已被责成捍卫俄罗斯和其运动员利益,允许其参加体育赛事。

公开资料显示,高思教育成立于2009年,至今刚好是成立的第十个年头。在经历了早期的摸索后,公司高层认为从基因层面看,公司并不是运营和连锁加盟的基因,更多的还是偏向课程研发和教学。所以,公司于2015年8月推出基于在线“互联网+教学”的To B平台“爱学习”,正式走上To B的道路。

他指出,尤其是在很多三四五线城市的线下机构中,一方面教师更依赖自己的从业经验,对配套课程并不信任,在教学过程中不会倚重、甚至轻视中央厨房提供的产品。

而且,对小机构来说,很多人存在小富即安的心理。一年能有几百万的稳定收益,也就满足了,对发展公司缺乏动力。

昨天上午10时许,百度公司一辆自动驾驶车辆在亦庄荣华中路、荣京西街、西环北路等总共约3公里的道路上进行测试。北京青年报记者跟在自动驾驶车辆后面发现,车辆行驶在复杂路况上并无压力。无论是等待红绿灯,进行并线操作,还是进行主路辅路切换,自动驾驶车辆均能正确操作,且速度较快。

本报讯(记者 刘珜)12月30日,北京自动驾驶载人载物测试启动活动在亦庄举行。当日,北京市自动驾驶测试管理联席工作小组向申请载人测试企业百度公司发放了北京市首批自动驾驶载人测试通知书。百度公司随即开始在刚刚开放的亦庄自动驾驶车辆测试区域开展测试。

为什么要做To B业务

另一方面,教师也会担心大机构所提供的课程内容,抢占了教师的位置,使现有教师失去其自身价值。据其观察发现,“在很多使用爱学习教材的学校中,搭配教材的课程内容都被老师清除掉了”。

梅德韦杰夫当天接受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说:“做决定、惩罚、禁赛……周而复始,所有相关兴奋剂丑闻好比‘一部没完没了的反俄剧集’。”

但也有中小教培机构的一线负责人,对中央厨房模式“下沉”给出了不一样的说法。

李川也曾坦言,“从商业模式上来看,To B在产品层面的投入一定要比To C更“重”,所以推广下沉的过程需要更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