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并非限制土地流转

稳定承包关系并非限制土地流转

无论是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或是引导土地经营权流转,都是在承包地“三权分置”的大形势下说的,两者没有矛盾,统一于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农村土地制度始终要处理好国家、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要点就在于把握好变与不变的关系,处理好稳定与放活的关系

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并非土地私有化。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户的承包权由集体发包而来,新型主体的经营权由农户流转而来。以此次文件出台为标志,政策将逐步界定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权利边界,明晰集体与农户、农户与农户、普通农户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承包地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不断探索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有效实现形式。在此基础上,形成层次分明、功能完善、平等保护的格局。

不少财税专家认为,此次《意见》提出的“避免因为不当征税影响企业正常运行”,切中要害。

施正文表示,不当征税首先必须是不能违背法律乱收税,其次在法律给予的自由裁量权内,要千方百计抱着为民营企业发展信念,给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环境,服务好企业。

中国政法大学施正文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税费是营商环境的重要因素,税费成本较高也是不少民企的痛点。此次中央明确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主要强调落实已有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优化征管服务。

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并非限制土地流转。稳定是为了更好地放活,放活是为了长久的稳定。只有土地承包关系稳定了,才能确保“三权分置”稳步实施;放活土地经营权,承包关系保持长久稳定,农户的承包权和相应收益才能更好实现,土地才能得到充分有效地利用。因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能强迫农民流转土地,也不能阻碍农民流转土地。

未来,一些减税降费的新政策也备受市场关注。比如,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研究对制造业重点行业加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专家认为,未来先进制造业等重点行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可能有望从现有的75%提升至100%左右。这将鼓励企业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

在近期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公布减税降费落实不力的案例中,全部都是降费落实不力,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清理规范转供电环节加价工作不力导致部分商户未享受电价下降优惠;天然气价格未随增值税税率下调而及时降价;“红顶中介”、“红顶协会”违规收费仍然存在。

纵观中外,农村土地制度始终要处理好国家、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对一个有近14亿人口的农业大国来说尤其如此。改革开放以来,党坚持维护农民权益,立足国情农情,确立了以家庭承包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近年来,又出台了引导土地经营权流转和稳定承包权的文件。这既防止了土地兼并带来的各类社会问题,又优化了土地资源配置,促进了经济社会发展。

施正文表示,乱收费也一直是民企发展中的痛点问题,此次《意见》要求清理违规涉企收费,有利于给民企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比如,长春市天旗凤凰城物业管理单位2017年以来一直按照每度1.2元的电价向商户收缴电费,长春市摩天活力城在与部分商户入驻签订物业合同时即明确每度电价为1.35元,超过政府定价。这就是典型的第三方截留减税降费红利行为,也是此次《意见》要求大力清理整顿的对象。

尽管此次《意见》未提出新政策,但未来一些现有减税降费政策调整优化仍可期待。

今年4月1日起,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增值税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第一财经实地采访不少民营企业,均反映增值税减税十分明显。

12月22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公布了《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用26条举措支持民企发展,其中之一就是“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费负担”。

在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方面,今年1月1日起,对月销售额不超过10万元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免征增值税、大幅放宽可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标准并加大优惠力度,仅企业所得税减税政策就惠及1798万家企业,占全国纳税企业总数的95%以上,其中98%是民营企业。

日前,中央公布文件,提出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2014年,中央出台文件,提出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对此,有人疑惑,承包权和经营权究竟哪个重要,稳定土地承包关系与引导土地经营权流转两者是否矛盾。

《意见》称,切实落实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实施好降低增值税税率、扩大享受税收优惠小微企业范围、加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力度、降低社保费率等政策,实质性降低企业负担。建立完善监督检查清单制度,落实涉企收费清单制度,清理违规涉企收费、摊派事项和各类评比达标活动,加大力度清理整治第三方截留减税降费红利等行为,进一步畅通减税降费政策传导机制,切实降低民营企业成本费用。既要以最严格的标准防范逃避税,又要避免因为不当征税影响企业正常运行。

截至2018年底,我国承包地流转面积达5.39亿亩,占全国承包地总面积的35%。随着法律明确承包地的用益物权性质后,土地流转可以获得租金,经营权抵押可以获得贷款,土地征收征用可以获得补偿,土地增值可以获得溢价,在城郊接合部、城中村表现得更为明显。

今年我国出台了2万亿元力度空前的减税降费政策,其中民企受益十分明显。税务总局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包括民营企业和个体经济在内的民营经济纳税人新增减税9644亿元,占新增减税总额的64%,受益最大。

税务总局数据显示,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受益对象大多是民营经济,前三季度,民营经济享受该政策新增减税1619亿元,占比为88.61%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要点就在于把握好变与不变的关系,处理好稳定与放活的关系。一方面,坚持以稳定为基础,从第一轮土地承包期限15年,到第二轮土地承包期限30年,再到再延长30年,始终强调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赋予农民充分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另一方面,积极探索放活的有效路径,实行承包地“三权分置”,放活土地经营权,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土地资源。正是这种稳中求变、以活促稳的改革举措,使得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焕发持久活力。

财政部部长刘昆此前也表示,减税降费是一个动态调整和完善的过程,财政部将对政策的实施效果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的结果调整有关政策措施,推动减税降费政策发挥更好的效益。

比如,今年3月底国务院部署落实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政策时,明确各地不得采取任何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

笔者认为,无论是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或是引导土地经营权流转,都是在承包地“三权分置”的大形势下说的,两者没有矛盾,统一于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当前,尤其要正确理解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的政策内涵。所谓长久不变,既可以进一步稳定农户承包权,能够放心地流转土地,也能让新型经营主体有稳定的预期,能够放心地流入土地。承包权的长久不变是为了适时适度放活经营权,这有利于增加农民土地收入,有利于土地资源优化配置。

在减税方面,此次《意见》强调落实好既有政策,都是民企享受更多的政策,而且这些政策实施多是些长期性政策。